无罪推定

你好,我是扶风。
转载之类的随意,开头要@我或是标明出处。
微博:扶风风风风疯子
腾讯:2304099039
头像:月尘-子

【韩张】今晚的月色很美10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卡在那儿的咳咳】

【嗷嗷嗷老韩终于可以明白了哈哈哈】


         “坐在沙发上聊吧。”叶修懒懒的拍了拍旁边的空位。

         他又眨眨眼,满脸无辜,“老韩你不会怪我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喝,所以我可是特意没给你准备茶的。”


         韩文清倒没什么,只是点点头就坐在了沙发上,可张新杰却想:「说得好像我喜欢喝茶似的。叶修到底要干什么啊,怎么办好想走。」


         结果张新杰抬头却看见韩文清已经昏睡在了沙发上了,不禁皱起了眉,向前急走了几步,咬牙切齿地低声问叶修:“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听了也没什么感觉,摆摆手,示意张新杰别紧张,又挑了挑眉笑着说:“张老师不用担心你的心上人,我只是暂时让他睡一段时间而已,他会做一个好梦的。”


 

          白茫茫的。 


        韩文清看向远处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要朝着南方走,要找到张新杰,这是盘桓在韩文清脑子里的两个想法。


        看这日头已到了下午,自己竟睡了这么久吗?韩文清检查完包袱里的干粮和钱财松了口气,看来只是睡了一觉,不过这也好生奇怪,为何自己睡了一上午?他看着白茫茫一片的雪原,暂时也无法解释清楚这件事,最后只好作罢。


       向南走,韩文清抬起陷入雪里的脚向前迈去。

       张新杰,等我。


       不知是过了多少时日,韩文清走到了南方的那个小镇。镇上这时是秋天,南雁飞去,一叶飘零。

       镇上的人不多,街上也是个冷冷清清的,因着韩文清还穿着棉衣、拎着有些许破旧的包袱,临街的老大爷多打量了韩文清两眼。

       又来了外来者了吗?看这样子也着实寒酸了,看来只是来歇歇脚的罢。想着,大爷又闭上了眼。


        离上次见张新杰,上次来这里已经有三年了,所幸镇上没什么大的变化,韩文清顺着一条小河走向了熟悉的那家店铺。

        张新杰自京城回来后便在这里开了家糕点铺子,韩文清曾问过张新杰开糕点铺子的缘由。

        “因为你喜欢吃。”张新杰那时低头饮着茶,清清淡淡地把这个问题揭了过去。


        想到这儿 韩文清突然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我真的喜欢吃甜食吗?他问自己,脸上的笑容收了几分。


          他走上前屈指敲了敲紧闭的门,不管我喜不喜欢吃甜食,新杰也始终是新杰啊,韩文清稳了稳心神,等待着门的打开。


         “吱呀……”门被打开了,开门的人却并非那个温润儒雅的男子,倒是许久不见的叶修了。

 

        “你是来找张新杰的?”

           

        韩文清突然觉得叶修瘦了,他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面上韩文清没表露出什么,只是说了句:“新杰在哪儿。”

         叶修愣了愣,转眼又懒懒的笑了,“哎哟老韩你这么久没回来了开口就问张新杰,完全不顾我这个老朋友的存在啊,你说你也太见色忘友了吧……”


         韩文清仍旧静静地盯着他。


          “行儿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先进来吧。不过张新杰最近有点事,便托我和喻文州来给他守个店。”

        言下之意,你韩文清现在见不到张新杰,但你可以等他回来。


        走进花厅,果然看见喻文州坐在梨花木椅上吃着桂花糕。

         “韩文清你回来了?新杰最近有点事可能要几天后才能回来,你先在这儿住下吧,也省下一笔钱。”喻文州放下手中的桂花糕,抬头笑笑。


        过了几日,张新杰却是还没回来,韩文清有点奇怪,问叶修。

        “新杰什么时候回来?”语气有点硬。


        叶修这时正靠在栏杆旁看着远处,这可不像他的风格。

        叶修听到了问话,低笑了声,没被这个语气影响,也没有转身,继续看着远处。

         “他啊,在扬州那边办事的时候,遇到了故人。恰巧那人正办着喜宴,张新杰自是要在那边多留几日的。”


       “两个月了,新杰为什么还不回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韩文清越说声音越低,他不知道该不该想下去。


         喻文州这时在跟叶修对弈,眼看着喻文州就要输了的时候,喻文州淡淡的开了口,“新杰他去了,两个半月前,大概在你回来前的十几天吧。”

        

        “哟,不准备瞒啦?张新杰知道了肯定不放过我们的。”叶修带着调笑的语气说道。


        “新杰他愿意看到这样的,而且说出来似乎没有那么难。”喻文州仍没有什么反应。


         韩文清听到了,恍惚了几秒,也没做什么,只是呆呆地站在梨花树下。

         良久,韩文清低低的说,“尸骨呢?”


       “葬在鹤山那边了,他以前不是最喜欢和你去那儿了么?”喻文州收好了棋局,又对叶修说,“再来一局吧。”

        

        “还有,张新杰是因为你死的。”叶修仿佛不怕事儿大,在旁边补充到。

         “当时你的一个仇家寻到了这儿,把张新杰给杀了。”言简意赅。

         

          “算啦算啦,别下了,回去吃桂花糕去。”叶修收起棋盘,对喻文州道。



        啪。

        韩文清感觉自己面前似是有一面镜子,而在叶修把棋局收起来的时候,镜子碎了。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眨眨眼,原来是梦。揉揉太阳穴,看了看四周,又看向叶修,静默了几秒,他问——

         “新杰在哪儿?”


TBC

         


啊……阿甜小薄荷提出的想法我在这里统一解答一下:首先很抱歉下了你们一跳QAQ

1.我曾经用半章写过老韩喜欢吃辣而且无辣不欢,但是在这里却让张新杰认为喜欢吃甜的。

2.我还曾提到老韩认为很有违和感,他在怀疑自己是否喜欢吃甜,如果他们一直是一个人会这样认为吗?

3.韩文清在雪原上睡了必然超过了两个小时,因为他发现那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而【自己竟睡了一上午】,这在雪原上是很可怕的,而我也没提到有火堆啥的。

4.张新杰为何要让叶修来看店?叶修和张新杰并不是很熟的关系【我的文里的关系谨遵原著里的关系】,为何要让叶修来看?

5.最大的漏洞其实是,新杰既然是突然被杀死的,【这种杀手一般不会留下活口,况且隐隐约约提到了张新杰是在京城工作的,而王爷和武将一般而言不在京城工作,那么张新杰很可能只是一个文人,难不成他可以逃过专业杀手的突然的半夜刺杀?】,为什么他会突然让叶修和喻文州来看店?而叶修和喻文州所有的行动显然有一部分是新杰的指示,那么难不成张新杰有预知未来的本事?

6.关于张新杰已经不在这个南方小镇了的事情其实有一点点的暗示。其中韩文清穿着棉衣什么的被临街大爷打望了几眼,首先大爷一般来说是比较智慧的代表,第二为何大爷突然睁开了眼睛只为看看韩文清(【大爷又闭上了眼睛】),穿着棉衣就会被大爷认为只是歇歇脚吗?那么肯定是暗示着什么,那就是韩文清不会再在这里了,因为张新杰已经不在这里了韩文清也没有在这里待着的必要了,所以也可以算作是歇歇脚。

大概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10)
©无罪推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