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推定

你好,我是扶风。
转载之类的随意,开头要@我或是标明出处。
微博:扶风风风风疯子
腾讯:2304099039
头像:月尘-子

【韩张】今晚的月色很美11

【不知道说点啥……感觉ooc了QAQ】


       会客厅里仍旧有着那若有若无的香味,让人昏昏欲睡。

       叶修愣了几秒,安抚地笑了笑,解释道:“张老师在外面,是我让他在外面等的。”

        见韩文清已经起身准备走出去时,叶修在心里“啧”了一声,抬手示意韩文清别走。

         “张老师在外面很好,你先坐着,我要跟你说几件事儿。”

           

        韩文清仍然忍不住向外望了几眼,随即又回头冷冷地看了叶修一眼,坐回了沙发上。

     

         时间倒回。

          “叶修,他为什么突然睡过去了?!”张新杰一直知道叶修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药,但是一时焦急,竟是低吼出了这句话。   


        “我们出去说。”

        张新杰坐在沙发上,突然感到一阵晕眩。

        “是因为里面点的香。”叶修也没绕圈子。

    

        “那种香叫浮世香,做梦的人会梦见自己中意的人死去,张老师,难道你不想知道他喜欢的是谁吗?”

        “这不是你拿他当实验品的借口。”

        “张老师此言差矣,这药可是实验过无数次的。”

         叶修顿了顿,开口道,“我之前给你的药我拿错了,那瓶药的抑制期只有三个月。”

         “我很抱歉,但是张老师 你只剩下半个月了。”


          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在手上华丽的转着圈,边转笔叶修边说:“第一,是我点了香让你睡着的,茶是解药,所以张老师现在没有任何事。”


        “第二,这种香叫做浮世香,可以让你梦见你认为最重要的人死去,经过实验证明,百分之九十的人会梦见自己喜欢的人,百分之十的人会梦见其他人。”

  

         如此,叶修之前骗了张新杰,但他想,也许……他是对的。


         韩文清听了,呼吸一滞。

        “这种香对于身体没有害处。言已至此,请回吧。”叶修收起笔,低声说。

        他看着韩文清向外走去和张新杰说了句什么,两人便转身准备走了。临走前,张新杰回头,用口型说了句「谢谢」。


        “我很抱歉,但是张老师,你只剩下半个月了。”叶修话音刚落,张新杰便直奔厕所,用手掩着口,脸色苍白。

        叶修是医生,他知道,张新杰这是花吐症复发了。

        大概是太气急,便攻心了吧。


        过了一会儿,张新杰又回来了,整个人看起来很好——如果忽略掉有些苍白的脸色和滴水的衬衫下摆的话。

        “不要跟他说这件事。”张新杰处理了衬衫下摆后,对叶修要求道,“别让他……为我担心。”

           那一瞬间,叶修很想说一句那半个月之后你死了,他会怎么想?但是看着那人,却又说不出口。


         最重要的人吗?韩文清看了一眼和他并肩走在一起的男人。夕阳的光映在张新杰的侧脸上,显得无比柔和。但韩文清觉得他的眼睛像被突然刺了一下一样,只好连忙看向了别处。


        一同走回家,张新杰边拿钥匙开门,边回头问韩文清:“那种香对身体没什么害处吧?”

        “没有。”

        “叶……”张新杰刚想问叶修跟你说了什么,又惊觉自己逾越了,连忙收了口。

         

        这会儿已是平日的饭点儿了,于是张新杰直接去厨房做饭了。

         不多时,饭菜就端上了桌。韩文清夹了一筷子鸡蛋就吃了下去,谁知这鸡蛋不知道为何特别辣,韩文清刚咽下去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脸都有点红了。

        “你没事吧?是菜太辣了吗?”张新杰递过水,奇怪的问道。

        韩文清看着眼前的菜,有点无语,这种辣对于以前的自己来说根本不过是正常的,没想到过了暑假口味却变清淡了。

        张新杰尝了尝鸡蛋,歉然道:“对不起,大概是今天太累了,辣椒放多了。今天我来洗碗吧。”说完,张新杰在心里叹了口气,心道这病犯得真不是时候!又偏偏在别人家做客时犯,唉……

        张新杰洗碗时却不可控地想:韩文清到底梦到了什么?这一想着碗就被失手摔碎了一个,可张新杰此刻心思全不在这儿,最后竟直接甩手拿起了瓷片准备扔掉。

        “嘶……”张新杰倒抽了一口气,发现手上被瓷片划了道口子。


TBC

         

        

         

         

评论
热度(7)
©无罪推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