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推定

你好,我是扶风。
转载之类的随意,开头要@我或是标明出处。
微博:扶风风风风疯子
腾讯:2304099039
头像:月尘-子

【瓶邪】犹恐相逢是梦中01

【可以看做回圈的信号吧……】
*狗血穿越梗,如有相似实属意外。有黑花。
  
     曾看过日月星辰,又说不过在一人眼中。

                            【一】             
     吴邪在结束了沙海计划后,便去了长白山,和胖子一起。
     长白山的雪一如既往的漫漫无尽,沉默无言。

     吴邪站在帐篷前望着满天繁星,不知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随手把烟掐了,转过头对正生火的胖子喊道:“胖子,我跟你说我们可算是一起白过头了啊。”
     胖子一听这话,吓得差点儿把手里的树枝扔了,“别别别,胖爷我可是想和云彩妹子过一辈子的,我他妈才不是兔儿爷。”
     吴邪听了,低低一笑,没作回答。做他们这行的谁身上没点旧伤?那一下子要是搞不好,怕是可能就这样折了。
     说到底阎王爷要是真想收你的命,你也躲不过。

     站在青铜门前,吴邪啧了声。他边把鬼玺郑重放进去,边对胖子说:“这门他娘的绕了老子十几年,现在还要毕恭毕敬的供着,还不如直接炸了。”
     “哗————”翅膀划过空气的声音。
   
     “天真,后面!”

     与此同时,青铜门缓缓打开,烟雾弥散。
    
     阴兵开道,人影恍然。

                            【二】
     “咳咳。”吴邪站了起来,这里是一条典型的杭州小巷。见鬼,自己明明在长白山怎么现在在杭州了。
     吴邪又望向不远处的菜市场,恍然发觉这分明是自家附近的那个菜市场,所以说这是在西泠附近吗?
     更让他头疼的是他在菜市场门口看见了自己,准确来说是2003年的自己。好的,明白了,自己穿越了。

     这又是为什么?吴邪有些烦躁,自己明明都看到青铜门打开了,最后却被那个傻逼人面鸟给偷袭了。
     这种感觉有点像你玩一个闯关游戏,不眠不休还花了很多钱,在要玩通关的时候手机数据清零了。难不成是因为自己说了句要炸了青铜门,然后青铜门怀恨在心把我给搞这儿了?
     啧,不管怎么说,又要去买人皮面具了。
   
     吴邪在杭州城内绕来绕去,最终停在了一家连名字都没有的铺子前。
     “李老,拿一个。”吴邪走进铺子里面,对正埋头做着些什么的老人说道。这家做的人皮面具很真,吴邪以前常在这儿买,但是他没信心骗过张起灵。
     以前也没想着有一天要用人皮面具来骗张起灵。

     等李老回答的时候,吴邪看了这店一圈,在角落里面看到了一把……黑金古刀。
     “李老,您这刀是打哪儿的?”按规矩,这种东西是不问来路也不问归处的。但是也许是习惯使然,碰到和张起灵有关的总要问问。
     “好久之前就有了,记不清了。”李老头也不抬地答道。
     黑金古刀可是龙脊背,平常人收了之后哪会不记得是怎么来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李老撒谎了,是因为给的那个人吗?或者说这把刀就是李老的,而李这个姓本身就是假的。
    
     “您这把刀出吗?”其实吴邪自己的包里就有小哥的那把黑金古刀,但是他还是想确认些东西。
     李老没回答,只是继续做面具。

     吴邪拿了面具后,走向了古董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去,可能是因为想去看看自己以前那个傻逼样吧。

                            【三】
     推开门,风铃哐当哐当的响,店铺里面只有王盟一人,而桌子上还摆着那张帛书。
     这是去三叔那儿了?
     “你们老板呢?”
     “哦,他刚走,要等等才能回来。要不您在这儿坐会儿?”王盟抬起头说着。
     
     “一杯西湖龙井。”吴邪坐在椅子上,笑着吩咐王盟。
     “您贵姓?”
     “关,我叫关根。”吴邪第一反应便是在沙海计划中自己用过的那个名字。
      “关先生,您的口味和我们家老板的很像啊。”
     关根笑了笑, “那真是有缘分,这么说来说不定这单就做成了。”
     
      喝了一杯龙井后 关根想着吴邪马上就回来了,起身便走了。走之前又对王盟说:“你跟你们家老板说有一个叫做关根的人曾经来找过他。”只留下王盟一脸懵逼。
     
      关根买了装备之后,算了算时间,估摸着他们已经出发了,于是也启程去了山东。

                             【四】
      山东,瓜子庙。

     关根走进那个招待所,招呼着服务员小妹来了盘炒猪肝,点菜的时候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小妹聊天。
     “大哥你是来干嘛的呀?”
     “旅游的,写生。我是画家。”说完,关根还指了指自己带的纸笔。
     招待所本身就不大,旁桌人说个什么都听的一清二楚,所以关根这番话自是被吴邪他们听了过去。

     “嗤,写生。这纸和画笔也就哄哄那个服务员了,到这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来的人多半都是倒斗的,看见那截枪杆了吗?那他娘的是靠关系才能搞到的那种冲锋枪。”三叔用眼神示意吴邪看向关根的背包。
     “其实看着挺像的。”吴邪小声说道。这人的气质看起来太干净了,完全不像是在道上混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伪装出来的。吴邪是天真,但他不傻。
     张起灵在旁边看的起疑,这人戴着人皮面具,而且
装备都是最好的,可是他在道上根本没有看到过这一号人。
     
     关根第二天到了那个墓的上方,拿出洛阳铲就开始挖盗洞,是很漂亮的鱼鳞洞。他刚打完盗洞便看见吴邪一行人朝这边走过来,显然他们也看到了关根。
   
     “三叔,这不是昨晚的那个人吗?”

     关根蹲下身,果然看到了那堵墙,说实话以关根的身手搞定这个不是不可以,但是很困难,所以有现成的为什么不用。于是看起来就是关根默默地站在那儿,盯着鱼鳞洞。
     看起来很……神奇。

     “这位兄弟,鱼鳞洞打的真漂亮。”吴三省暗自观察了那个鱼鳞洞。没有几年的训练绝对打不了这么漂亮的,看来是个老手,吴三省暗忖道。
     “雕虫小技罢了,哪值得让三……三爷您这样说。”关根摆摆手,谦虚道。
     吴三省笑了笑,吴邪在旁边插了句,“你为什么不下去呢?”
     关根没计较吴邪的没礼貌,狡黠一笑,看了眼张起灵道:“我当然不能下去了,你说是吧,那位小哥?”
     
     张起灵只是淡淡地瞟了关根一眼,站起身下了洞,二指一抽,露出了红砖后面的强酸墙。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免姓关,叫关根。”
     “你就是关根?!”吴邪惊讶地掩不住口。
     关根听了倒没什么反应,只是笑眯眯地说, “原来我这么著名?我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为什么,吴邪硬是从关根的笑容里看出来了威胁,便也没再说什么。
      “三爷,要不我和你们一起?明器我不要,而且三爷也应该知道我不会拖你们的后腿。”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吴三省眯着眼,活脱脱一只老狐狸。
      关根在心中暗骂,回答道:“来找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和一个人。”
      吴邪听了,在心中撇了撇嘴,在古墓里除了粽子难道还有什么其他“人”吗?而且这个关根这话怎么听着像是中二少年才说的出来的。
      
      吴邪没有想到,能说出中二的话的人,除了中二少年,就是极其有故事的人。
     
      “你走前面。”
      娘的,这老狐狸还让我探雷。
      等墙里面的强酸被放尽之后,一行人便进了墓里。

TBC
(嗯,第一次写瓶邪中篇,还是一直比较喜欢的穿越梗啊。lo主每天都会码字,但是可能不是每天都有网,所以可能一次会放很多出来。)

希望喜欢 (*≧▽≦)
这大概是一天/一天半的量
     
    

评论(2)
热度(17)
©无罪推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