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推定

你好,我是扶风。
转载之类的随意,开头要@我或是标明出处。
微博:扶风风风风疯子
腾讯:2304099039
头像:月尘-子

【瓶邪】犹恐相逢是梦中02

*我想了好久才回忆起第一部的内容……专属tag【论张起灵跨时空的追妻路】
*如有不准确的地方 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吧^_^ *ooc勿喷qaq&扩列吗!QQ:2304099039
文/扶风           

      关根沉默地走在前面,看着熟悉的墓室,突然有点感伤。           
      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却又要看着以前的自己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以前常有的无力感又回来了。          
      改变过去这事儿听着挺牛逼,但可操作性实在不强。于是最后也想通了,他不管怎么改都改不了吴邪的好奇心,如果改不了那么吴邪就必定会陷入密局之中。而且,关根最怕的是因为他的一些举动导致蝴蝶效应,到那时候就是真的玩脱了。       
       吴邪在后面不经意间看向了关根,被他突然爆发的悲伤气息惊到了。奇怪的是,他总能很好的捕捉到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身上的情绪。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 想到这儿,吴邪又转念一想,难不成我也是隐性蛇精病?呸呸呸,想什么呢,还他妈隐性显性呢,又不是他亲戚。     
      “不要分神。”关根看着吴邪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又在走神,他突然有点好奇以前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整个过程都是以前的样子,在此就不赘述了。       唯独在尸蟞王飞到大奎脸边时,关根还是动了手。      
      关根在做之前没考虑过这事,他只是那一瞬间决定了,仅此而已。          “不许动!所有人!”关根向下面吼道。那一刻小佛爷的气势全部展现了出来,穿着普通衣裤的关根这一刹却仿佛是这里的王,除了吴三省和张起灵其他人皆不敢动。吴三省有些诧异地偏眼看向关根,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大奎!等我下来。”说完,关根从藤条上下来,拿着小刀向手心划去,瞬间血液喷涌而出!      这血看着吓人, 但是尸蟞王也只是向后退缩了几下,完全没有离去的意思,“啧,又失灵了。”关根叹口气,看来这可能就是大奎的命了。             “我来。”清冷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关根听了后背一僵,对啊,这里还有个正牌的呢,哪需要他。      大概是一个人太久了,又成为小佛爷太久了,所以习惯什么事情都自己抢先承担,因为也必须自己抢先承担。       回了地面,关根没看到张起灵,听到以前的自己像个傻逼似的问张起灵怎么办。       后来关根和吴邪走前后,关根对吴邪说:“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他的事关你什么事?”       吴邪一听就炸了,“他娘的难道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吗?”       “当然了,关系大着了。还有记着这句话,别忘了。”关根嘲讽一笑,顺便捏了捏吴邪的脸,低声说。       老子那时候的脸真他娘的软。         等关根削瘦的身影离去后,吴邪嘟囔了句,“真是怪人。” 「西沙海底墓副本开启」           吴邪走上了船,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和一个拿着长刀的男人。       ……等等,这不是关根吗?!卧槽怎么又有他,说好的来找三叔的呢???吴邪虽然在内心疯狂的吐槽,但是表面上他依旧笑着。而且,而且那把长刀怎么这么像小哥的那把?!       “你好,我是阿宁。这位是关根先生。”年轻的女人走过来,职业化的笑着说。       “哟,又见面了。”说完还伸手捏了把吴邪的脸。       捏完还不算数,“啧,你们小年轻皮肤真是好,滑的跟个小姑娘的似的。”       “你又他娘的捏老子的脸!”吴邪本想甩开关根的手,结果发现根本躲不过,最后听了那句话还诡异地脸红了,“看这手速,你到底单身多少年了?”       关根听了,挑挑眉,跟以前的自己斗嘴没什么意思,连他要说什么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看来真的烦了这种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你不会喜欢男人吧?小爷我喜欢女人!香香软软的女人!”吴邪看着关根颇有兴趣的表情,脸色一变。       “嗯,阿宁,你继续说吧。”关根想象了一下张起灵嗯,香香软软的样子……       要说软的话,一般来说没有哪个妹子比他有柔韧性了,软度√       要说香气的话,这种东西很轻易就可以弄出来, 香气√       这么说来,张起灵除了性别不对,其他好像都很符合条件?       经关根这一说,吴邪才突然想起来关根旁边有一个御姐阿宁。自己刚刚好像在妹子面前开黄腔……【望天】       “呵呵呵,没事没事,阿宁小姐您继续。”吴邪尴尬一笑。       阿宁倒是没什么反应,毕竟天天混在男人堆里,什么话没听过?“那好,你们既然认识我就不多说了。这是张教授,他对于研究明朝陵墓有很深的研究。”       吴邪入目就是张油腻的脸,“原来是张教授,久仰久仰。”不管印象怎么样,场面话都得说。       关根听了在旁边笑的不行,这个张教授那哪只是对明朝陵墓有很深的研究,人家是对个个朝代的陵墓都有过“深入研究”的。       关键是吴邪,还他娘的久仰,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的是从那时就具备了。              于是,咱们关根干了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儿,他拿出手机,打开了录音机。       好的,现在开始录音了。说实话,从一开始关根就想这样做了。       突然关根向陆地上的人海望了一眼。他笑了。       再回头,就听见张教授说,“……的论文,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哎哟不行,忍不住了,看着这张脸就想笑。为了不露馅,关根赶忙走了,临走前还把手机塞到了吴邪的口袋里,当时吴邪正应付张教授的问话,自是没精力去察觉这件事。              等吴邪有空闲的时候,便看见关根正站在船头擦刀,真的和小哥的那把很像,吴邪想。       他走向前,关根早就听到他的脚步声了,不过倒是没搭理他。吴邪走上去的时候,听见男人正哼着一首调子诡异的歌,但显而易见的是男人心情很好。       吴邪专注地看着关根擦刀,专注到关根想逗一逗他。      “吴邪,你刚刚不是问我喜不喜欢男人吗?”       “啊?”吴邪愣了愣,以为关根还在计较那件事,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刚刚我只是在开玩笑……”话还没讲完就被关根打断了。       “我不喜欢男人,但是我喜欢刚才那个姓张的。”关根玩了个文字游戏,他没有说张教授,因为显然张教授并非他的真实身份,所以所说的“姓张的”既可以指张教授,也可以指张起灵。       吴邪听了,眼睛睁的特别大,没想到关根喜欢这种类型啊,不过转念一想,像他这种奇葩喜欢什么类型的好像都不奇怪啊……       咽了口口水后,吴邪稍稍消化了下这个消息,看到关根正端坐着笑眯眯地看着他,看起来就是在等他的反应。        “那个,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加油……追吧!”吴邪突然发觉自己和关根在一起时很放松,自己也很信任这个人。         

评论(1)
热度(9)
©无罪推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