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推定

你好,我是扶风。
转载之类的随意,开头要@我或是标明出处。
微博:扶风风风风疯子
腾讯:2304099039
头像:月尘-子

【瓶邪】犹恐相逢是梦中03

*扶风最近在准备中考,所以没什么时间更qaq 专属tag【论张起灵跨时空的追妻路】
*日常吹一波哥嫂!太鸡儿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也在五刷盗笔嗯。对邪帝性格定位不太准确,所    以不足之处请指出。
文/扶风     

     “你……”吴邪看了眼心情依旧很好的关根,“关根你喜欢他哪儿啊?而且一般来说这种人都早已经结婚了的吧?”     
      关根沉默了会儿,擦刀的动作顿了顿,“你听说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句话吗?而且问这种问题的人我觉得都是傻逼,就像你问水果店老板这个苹果为什么甜一样。”     
     “还有收起你那种眼神,”关根瞄了一眼吴邪,皮笑肉不笑地说,“那姓张的要是结婚了我跟你姓。”      
      说完关根也不想在这儿跟吴邪瞎扯,把刀一提干脆地走了。反正那闷油瓶结不结婚他都没损失,他本来就姓吴。

     吴邪有点发愣地站在甲板上,下意识地脑补了关根跟自己姓的场景。      
      吴根。      
      吴邪再细细想了下,心道我操,他娘的吴根无根,这是要断子绝孙啊。不过转念一想,关根喜欢张教授那自然就是断子绝孙了,完全没毛病。      

      关根刚刚走了几步突然又折返了回来,吴邪看着关根又回来了,心道不会是反悔了吧?其实张教授真的结婚了也不要紧,小爷我也不会嘲笑他的新名字的。           
     “把你口袋里的手机给我。”      
      吴邪听了一怔,下意识道,“哦哦,好。”等把手机给了关根后,吴邪突然想起来关根怎么知道他口袋里有手机的?而且他的手机根本不在外套口袋里。      
      不过款式倒是跟我的一样。吴邪想。      

      后来关根就待在甲板另一边,他没有插手大事,一如他在鲁王宫那样。      
      说起鲁王宫,关根在之后还特意打听了大奎离开山东后的消息,听说是在一个宋墓里莫名其妙折了。关根知道后一次抽了一整包烟。即使他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未来,但是总有一股力量会把它又扳回了原位。      
      关根知道,那是终极。          

      关根提着刀又望向岸上的人群,不经意间听见胖子上船抱怨的声音,想着没他什么事儿了故本来准备离去了,结果忽的听到吴邪闲着无聊问阿宁:“请问关根是以什么身份来这儿的啊?”   
     “关先生是我们公司的顾问,高层对他很看重。”
     “那这位关先生很厉害咯?啊我刚刚竟然没有跟他讨论一些困扰我很久的问题,真是太可惜了!”      
      关根听了笑笑,走过去疑惑道:“张教授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我么?”      
      吴邪看到关根突然现身愣了愣,但看关根已经这么说了,突然清了清嗓子,很是殷勤地说:“对对对,他有点问题问你,那什么你们就去船舱里讨论吧,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还不嫌事大地对关根眨眨眼。      
      这话说的实在有些莫名其妙,阿宁听闻后皱了皱眉,但并未阻止。所以在张教授“欣喜若狂”的表情下,关根和张起灵到了船舱里。      

     “关先生,这把刀是你的吗?看起来年代很久远了啊,这是用什么做的?我对这把刀感兴趣很久了,关先生能借我看一眼吗?”      
      没错,这个开口关先生,闭口感兴趣的人就是张起灵。      
      关根把刀递给了张教授,可因为刀太重所以张教授失手了,一不小心把刀摔到了地板上。      
     “……张起灵,有意思吗。”关根看刀掉了之后脸色瞬间变了。      
     “你怎么知道的。”又是那个不食烟火的声音了。   
     “哎,还是你这个声音听的好听,之前那个太诡异了,不过你到底是有多大心?非要挑这个身份。”
      张起灵稍稍眯了眯眼,捡起地上的刀,肃杀之气显而易见。      

     “张家最后一个起灵,是吗?你为了一个腐朽地快崩塌了的家族这么拼命,值得吗?”关根低笑道,“还有这把刀是我的,待会儿记得还给我。”    
      关根刚想转身离开,就被张起灵拿着黑金古刀架着脖子,慢慢地被逼到了墙角。      
     “我不管你是谁,不该动的人不要动。”     
      关根的蛇精病却在这时犯了,“不该动的人?我可是记得船上没有与您张教授之前认识的人,张教授这又是说的什么话?”      
      张起灵不为所动,不过是又把刀向内推了推。  
     “啊哟,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样子……”关根懒散而又无所谓地说。那模样,像极了黑瞎子。
   
      不知为何,张起灵突然把刀放了下来,客套地笑着说道,“关先生今天的回答令我学到了很多,太感谢关先生了,日后要是有机会再聊。”      
      娘的,来的真不是时候,还想再逗一逗这个闷油瓶呢,关根在心里撇撇嘴。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吴邪就推开舱门对两人说:“我们煮了鱼,来吃吗?”   

      关根想想自己还是不应该打扰铁三角,随即接过刀拒绝道:“要吃你自己吃去,我刀还没擦完。”      
      倒是张起灵看起来特别兴奋,推着吴邪就走了。      
      不该动的人?张起灵又是什么时候对吴邪这么上心了?啧,好想掐吴邪的脸。关根一想到这个时空里的自己明显过得比自己以前好,心情就不是一点的烦躁。一烦躁烟瘾就上来了,于是他随手点了支烟,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关根望着黑金古刀,突然之间叹了口气。看来我与闷油瓶的缘分太深了,深到他娘的终极都阻止不了我俩见面。

      说到底,张起灵于关根而言就是一个大劫。迈过去了,自是皆大欢喜;迈不过去,那便是踏入万丈深渊。     

      潜水的过程一切顺利,直到到了金丝棺那儿的时候关根才开始打起十二分精神。      
      关根站在后面看着吴邪和胖子讨论那个小罐子,顺便在张教授说五芳斋的时候插了句嘴。
     “我喜欢吃五芳斋的豆沙粽,张教授你呢?不过到这种危险的地方还想着五芳斋的粽子,我也算是明白……”“半遮半掩”地说完这句话,关根还仔细打量打量了张教授。
     
      本来被那罐子自己会滚还滚得有方向这事儿搞得有点心惊肉跳的吴邪听到后面的对话,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边笑吴邪还边琢磨着就刚刚这态度关根真的喜欢张教授吗?
      但是吴邪可以肯定,关根在说起「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时候表情不对劲儿,具体是个什么样子吴邪自己也说不出来,但是这种表情吴邪只在舍友谈恋爱时看到过,硬要说的话……眷恋和一点点虔诚?

      关根在后面完全没想到自己被过去的自己好好分析了一番。他刚刚一直在观察这里的地形,毕竟待会儿阿宁那女人还要搞鬼踩机关。关根无心阻止这件事情,毕竟这女人再强,但如果之后仍然在一起行动,到了后面会非常麻烦。关根很会解决麻烦,但这不代表他喜欢麻烦。

TBC
哎……卡文……心塞qaq
    

评论(4)
热度(8)
©无罪推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