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推定

你好,我是扶风。
转载之类的随意,开头要@我或是标明出处。
微博:扶风风风风疯子
腾讯:2304099039
头像:月尘-子

【王喻】长情惟有岁月知「上」

@find∅
*500fo点文,中文系学生王×中文系学生喻
*ooc怪我,可能有bug,轻拍。图书馆。

文/扶风

       七月的正午着实是热的,就连那池中的莲花在阳光的淫威下也似有低头的趋势。
      
       王杰希路过A大著名的情人坡的时候发现那儿竟也空无一人,只有几棵樱花树在聊胜于无的微风中摇曳。
       是了,他们前不久才放假,加之七月的中午温度也确实不太适宜出行,若是有人恐怕自己也会惊讶吧?
       推门进入图书馆,扑面而来的凉气令王杰希松了口气,他又往里望了望,果然是除去自己和管理员便没有人了。踌躇了一会儿,王杰希还是打开手机备忘录看了看,又随意找了处临近窗的位置将自己带来的“必备品”放在桌上——说是必备品,其实就是两支笔、一个本子、笔电和一个杯子。
      
       他走向中国文学区域,唔,今天要借《南渡北归》《文化苦旅》《细说汉字》还有几本科幻小说。
       刚走进那片区域王杰希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喻文州站的地方是风口,凉风吹过,他的发丝随着风势摆动——这倒没什么,苦恼的是书页也随着风势翘起,哗啦啦地作响。
      “这本……应该就是要找的了吧?”喻文州喃喃道,心思全放在那本书上了,竟没注意到不远处王杰希正笑吟吟地望着他。
       瞧着青年正欲转身往他这儿走,王杰希也没了继续偷看的心思,开口唤道:“喻文州。”虽说是唤了句名字,可是王杰希也没有前进半步的意思,活像是候着喻文州自己走过来似的。

       喻文州听见有人喊他,寻思着是哪位同学,面上仍然连忙合上了书,正欲问有什么事,等这一抬起头却发觉是多日不见的高中同学王杰希。
      “是杰希啊,”喻文州微微有些惊讶,尾音也有些上翘。这么个时候还来图书馆的人,他以为除了他不会再有二人,“没想到你也来了啊,我还以为这个时候图书馆里不会有什么人呢。”
        闻言王杰希眨眨眼,顺势斜倚在书架上,“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来的路上我发现情人坡确实没什么人,大概整个学校这个时候来的人也就我们俩了吧?”
      “对了,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书?”王杰希忽的转了话题,可他不等喻文州回答,却又自己歪着头试图看到标题和宣传语,“嗯……是《南渡北归》么?”
       喻文州愣了愣,旋即扬起手中的书,答道“对。你也知道陈教授布置的作业里面需要看这本书,这不我就来借书了嘛。”

      “不过我运气不错,最后一本归我了。”喻文州说到这句时,眉眼弯弯,如同一只狡猾而饕足的狐狸。
        不用说,喻文州肯定在设想后面的人拿不到书的悲催样子。王杰希心里有些好笑地想,笑着笑着他却又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我就是那个拿不到书的人啊!

        窗外的蝉鸣莫名消失了,不知是因为图书馆的玻璃隔音效果挺好,还是空调的风声把蝉鸣压了下去。

        文州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诶,他穿白衬衫真好看。但是他脸色不是特别好,应该是期末考试复习的时候没有休息好,这么努力的么,不过他好像一直很努力啊……
        杰希在考试之后把头发剪短了?考试之前看到他的时候头发要长一些的。啊这件T-shirt他好像很少穿,他是高三买的,如今两年了也只见他穿过四五回,他应该是不喜欢这种花里胡哨的风格。

        喻文州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王杰希看,他觉得这种做法实在是不妥且无礼的,而且王杰希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很奇怪,应该是因为不喜欢长时间被人盯着看吧。
      “咳咳……”喻文州轻咳两声,打破了两人之间仿佛凝滞了的时空,“那个……杰希你是来干什么的?”
       王杰希微微扬扬头,有些局促地道,“没什么,就、就是来借《南渡北归》的。”
       喻文州皱皱眉,抚摸了一下书皮,“可是我已经拿走了最后一本。”
       倚着书架的青年听了,低着头想了想,随即语气轻快地说道:“这有什么呀,我们两个一起看这本书不就可以了吗?而且这样还可以促进一下感情嘛。”
     “……只要你不嫌打扰的话就没问题。”喻文州沉默了几秒,淡定地说。
       然而实际上,喻文州的内心:等等要一起看那不就会靠的很近啊,这样的话我肯定会紧张,肯定会表现得和平常不一样,可要是被杰希发现了我的异常他会不会猜到什么,他要是猜到什么……

        王杰希见喻文州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就直接走上了前去,揽着喻文州就向前去,边揽着边说:“诶诶你发什么呆啊,赶快去看书,看完书咱们一起去南门那儿吃白斩鸡……”
       然而实际上,王杰希的内心: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刚刚干了什么!!

       到了那处位置,两人坐在一起看《南渡北归》。果然不出喻文州所料,两人离得非常近。
       近到什么程度呢?心跳的有些杂乱无章了,他想,近到他可以看到王杰希低垂着认真的眉眼,近到似乎只要他微微偏头就可以触碰到那片肌肤。
      
TBC

     

评论(4)
热度(13)
©无罪推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