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推定

你好,我是扶风。
转载之类的随意,开头要@我或是标明出处。
微博:扶风风风风疯子
腾讯:2304099039
头像:月尘-子

【原耽】自家的情敌就要好好宠

情敌变情侣,总裁A×总裁B

HE 甜炸系列 日常骚操作  主受

专属tag:自家的情敌就要好好宠,来订阅呀

文/扶风
chapter01

瞿家宅。

“归空,你年龄也不小了,准备什么时候带个人回来给我们看看啊?”瞿老太爷端坐在主位上笑眯眯地问道。

被称为归空的男子放下手中的筷子,微微笑,想了想答道:“爷爷你也知道我的情况,能找到一个靠谱儿的不容易。而且这事儿急不得,得看缘分,再说了您和奶奶那不也是……”

“胡闹!我和你奶奶哪能和你比。到时候清芬也去帮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这事早点定下来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

瞿老爷子身体近几年越发差了,虽说家里瞒的紧,但是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最清楚不过了。自己最喜欢的孙子虽然不能和女人在一起,但是在自己有生之年帮着找个靠谱的还是有希望的,所以这每逢佳节催促也是少不了的。

吃完饭,瞿归空被母亲叫到房中。瞿归空知道母亲会说什么,也清楚地知道自己会回答什么。

“母亲,您有什么事么?”

瞿母也不绕圈子,“你也听到爷爷说的了,你有什么想法吗?有没有喜欢的人?”

瞿归空一愣,没想到母亲问的这么直白,只好随着答道,“有,可是没追上。”

“哪家的小子啊?他是不是,咳咳,那什么?”瞿母一听有戏便来精神了。其实如果身份不对,她相信自家儿子也不会这么爽快的说出来,那么八九不离十就是自己认识的了。但是如果自己儿子倒霉催的喜欢上了一个喜欢女孩子的那岂不是没什么可能了?这些作为母亲自是要问清楚。

“您认识,两家关系不错。他……喜欢男生。”弄半天,瞿归空只是模糊地答了句,愣是不说是谁。

瞿母上下打量了下瞿归空,自知瞿归空不想说的话,自己也不会知道,所以整了整瞿归空的衣领后便让他回房了。

书房。

“归空说了是谁吗?”瞿老爷子端着杯茶,凝视着缭绕的白烟,半晌开口问道。

“没有,只说是我们认识的,还说两家关系不错。”瞿母为此也很头疼,毕竟如果知道了名字大概就可以去哪家商量商量,有点心理准备,也让儿子更好追人一些。

“这样啊,那我们认识的小辈里有谁跟他一样?”

“就……只有顾家那个小子了。”瞿母仔细考虑了一遍,确认出过柜的只有顾家大少后,略微迟疑地说道。毕竟按照儿子平常的态度……感觉似乎和顾家大少关系不太好?

瞿母思及此觉得有点儿奇怪,但转念一想说不定是为了掩饰两人的关系才这样做给大家看,于是也没多说。

瞿老爷子想了想,顾家小子人品还挺不错,性格说不上坏,那两家联姻基本上可以势在必行了——前提是瞿归空真的喜欢顾闻斐。

看来自己很有必要去一趟顾家了。

瞿老爷子也是雷厉风行之人,隔了两天便抖抖腿去了顾家,瞿老爷子去顾家倒是连正式的招呼都不打一声,只是在去之前给顾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说想跟他下棋。顾老爷子在电话这头听的皱起了眉,顾老爷子的下棋技艺用俗话说就是一臭棋篓子,为这事瞿老爷子不止一次嫌弃他的棋艺,今儿个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连嫌弃的话都不说了还跑来这边下棋?

过了十几分钟瞿老爷子就出现在了顾家凉亭里面。

“我说老瞿啊,你今天不会只是来找我下棋的吧?”输了四盘之后,顾印脸色有点不好看地盯着瞿陲还想抬起来拿棋子的手,要是再输下去瞿陲不要脸他也还要点脸。

“哦你看我,下棋给下忘了,这不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么?”看到顾印脸色有点不好之后瞿陲才停下手,假装懊恼的抱怨道。

“……”顾印的脸色似乎更不好了。

“我家那个小辈,就是那个瞿归空,你还记得吧?”

“记得,怎么不记得。他现在可差不多相当于你们公司的决策者了吧?真是后生可畏。”听瞿陲提起瞿家晚辈,顾老爷子有点头疼知道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事。

“我昨天问了他,他说他喜欢一个男孩子,还跟我家关系挺好。我思来想去,符合这个条件就你们家小子了。所以……我今天就是来问问你的意愿。”

顾印听了扬扬眉,手指不停摩挲着白棋,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会儿只是悠悠说了句:“哎,我说老瞿你就甭管这事儿了,俗话说的好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插手那么多干什么?孩子们年纪都大了,到时候倔起来你拦都拦不住。”

瞿陲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他妈要不是自家孙子喜欢你家的孙子,老子今天莫名其妙跑过来跟你个臭棋篓子下什么棋?!你倒好,还嫌上了。

“老顾,你这话就不对了。要是我们两家联姻到时候对两家都有好处,而且还可以免得两个人都领回来一些门不当户不对的男孩子回来。这两个孩子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难道还不放心他的人品?我们这稍微推一把这事儿说不定就成了,而且看你孙子的态度恐怕这辈子给你带回来个女人是没什么希望的了。”

“唉……”顾印叹息了一声之后就没了下文,只是静静地摩挲着棋子,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老瞿你今天好不容易来一趟,跟我一起喝个茶怎么样?我最近才买的西湖龙井,最新鲜的一批芽尖儿。”顾印顺势拿起了茶壶准备倒茶,似是不愿意再谈此事,但瞿陲知道这就算是答应了。孙子的婚事有了着落,瞿陲自是喜上眉梢,倒也心甘情愿陪着顾印喝茶。

Z大

“帆澄,你下个月生日要不然我们一起去舫月那边庆祝?”瞿归空边和许帆澄吃饭边问道,还很顺手地把许帆澄盘子里面的葱姜蒜都一点点的挑了出来,不一会儿就挑出来小山般大小的数量。尽管他的手现在已经略微有些酸痛,但是瞿归空实在是甘之如饴。

“太麻烦你了瞿哥,不过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份,生日聚会去舫月那种地方少不得被我那些哥哥姐姐找麻烦。我还是就在学校里面买个蛋糕凑合凑合着过吧,反正以前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过还是谢谢瞿哥每次都这么为我着想。”说完许帆澄对着瞿归空笑了笑,直把一双桃花眼笑的弯成了月牙。

不得不说许帆澄实在是生的好,特别是那双眼睛,一笑起来便有一种波光潋滟的风情,可以笑的人心都软成一片。

瞿归空沉默了会儿,手上动作没停,只是顿了顿,“对不起,是我没考虑周全。不过你生日那天一定要叫上我,我跟你一起吃蛋糕,而且还有份惊喜给你。”瞿归空话音落下最后一个字时,也正好把许帆澄盘里面的葱姜蒜都挑净了,到这时他才安安心心开始吃自己的饭。

“瞿哥……”许帆澄咬咬唇,状似踌躇了一下,慢慢开口道。

“嗯?怎么了?是今天饭菜不和胃口么?要是不和胃口,要不待会儿我带你出去吃?我知道城南有一家酸菜鱼特别好吃,我记得你一直挺喜欢吃酸菜鱼吧。”瞿归空边吃边含糊地答道。

“也不是啦,”许帆澄听了瞿归空的话顿时有些慌了,连忙说,“没有不和胃口,没有不和胃口。呃……城南离这也太远了,要到那儿差不多要跨越一个Z市吧?不用瞿哥你特地陪我跑一趟。就是瞿哥你,你不用每次都帮我把葱姜蒜挑出来的,我其实也不是对它们很反感,就是觉得不好吃而已,挑不挑出来都无所谓。”

瞿归空本以为是有什么大事,没想到只是说这个,当即乐了,“哎哟,你就这个事情都说了好多遍了,跟你说了你瞿哥我心甘情愿,没什么无所谓有所谓,再说了你又不是喜欢吃那些,我帮你挑出来不是正好。好了好了,你不要乱想些别的,要知道我现在正在追去你,帮你做点小事是正常的。”

许帆澄愣了愣,估计是没想到瞿归空会这么直白的提出他正在追求自己这个事儿,最后也只是尴尬一笑,气氛突然有些冷淡。

“对了,下个月中旬学校有个晚会将在城南那边举行,离那家店应该不远,我们参加完晚会可以顺便去吃一顿。”瞿归空状似无意地岔开话题。

“啊?真的可以吗?那可真是太谢谢瞿哥了!”许帆澄握住筷子的手紧了几分,惊喜道。

回家的路上,瞿归空突然接到房东的电话,说是她的女儿结婚了,他现在住的那个房子可能就要给他们当婚房了,所以看瞿归空能不能在两个星期之内搬出去。瞿归空自是答应,毕竟当时在签合同时就说好了的,不管怎么样房东女儿结婚了那间房子就要退回去。

于是瞿归空又要开始苦恼于怎么找房子。

第一要离学校近,第二要离公司近,第三当然是要在生活区,通俗点说就是周围要有超市菜市场吃饭的地儿。

到学校和公司附近转了一圈,兜兜转转终于是找到一个愿意租给他的房东,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为何这么大的小区为何只有一个人愿意出租房子,这不是什么大事,瞿归空倒也没想多。

房东刚刚似乎提到还有一个和我合租的人,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有些期待新的室友了。

瞿归空回家后便开始着手整理行李。其实他也几乎没有大件的行李可以收拾,倒是

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占了不少空间。他不紧不慢的收拾,突然在一个不常打开的抽屉的深处看到一个盒子。

盒子是深蓝色的,表面什么都没有,也自然看不出来是哪家的。瞿归空想了想也不知道这是怎么来的,索性直接打开。打开之后他发现是一对袖扣,看得出来材质很好,做工也是上乘的,应该是找某位先生定做的。瞿归空心知这怕是费了不少心思,可一时半会儿却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送的。

难道是哪个关系谈不上很好但是不错的朋友?

可关系谈不上很好谁会送这玩意儿啊,还特地去定制。

那是某个妄图讨好他的人送的?

袖扣这东西其实比较敏感,大部分是恋人或者关系很好的人送的,那些人不会蠢到送袖扣。

那到底是谁?

过了一个星期瞿归空就已经把行李全部布置到了新公寓那边去了,瞿归空去的时候那位合租人倒是还没到,问房东房东说好像是有点事情要明天才能搬到这边来。












评论(2)
热度(7)
©无罪推定 | Powered by LOFTER